關于2018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湖南省審計廳 www.px090.com 時間:2019年07月31日 16:52 【字體:
  

關于2018年度省級預算執行

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

——2019729日在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上

省審計廳廳長 胡章勝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書長、各位委員:

我受省人民政府委托,向省人大常委會報告2018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情況,請予審議。

根據審計法及相關法律法規,省審計廳對2018年度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情況進行了審計。審計中,我們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審計工作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圍繞省委、省政府工作中心,認真執行省十三屆人大一次會議各項決議,聚焦打好“三大攻堅戰”,強化對重點領域、重點項目和重點資金的監督,服務全省經濟高質量發展,促進黨風廉政建設。

2018年,在省委、省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全省各級各部門堅決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對湖南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深入實施創新引領開放崛起戰略,統籌推進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等各項工作,全省經濟保持了穩中有進、穩中提質的良好態勢。省級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支出情況總體良好。

——綜合財力持續增強。省本級完成一般公共預算地方收入514.4億元,比預算超收12.7億元,較上年增長6.9%,其中稅收收入381.36億元,占比74.1%,較上年提高2.2個百分點。中央補助我省資金3,493.43億元,較上年增長6.2%,其中財力性轉移支付1,081.2億元,較上年增加116.2億元,增長12.1%

——重點支出穩步增加。省財政繼續加大了對脫貧攻堅、生態環保、教育等重點民生領域的投入力度。安排省級扶貧專項資金38.1億元,較上年增長13.1%;安排專項資金49億元,支持新一輪洞庭湖生態環境整治和湘江保護治理;安排專項資金263.3億元,支持義務教育發展和“雙一流”高校建設等。

——財稅改革繼續深化。省財政出臺了防范和化解政府性債務風險的一系列舉措,強化政府性債務管理;落實人大預算審查監督重點向支出預算和政策拓展的要求,建立省本級重大投資項目資金安排報省人大審查制度;調整省直單位基本支出預算編制定額標準,修訂了會議費、差旅費管理辦法,省直單位“三公”經費全年支出5.5億元,較年初預算減少1.2億元。

——整改成效不斷提升。省政府認真落實省人大關于加強審計整改的審議意見,督促各部門單位切實加強整改工作。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八次會議之后,一些當時尚未完全整改到位的問題繼續得到有效整改。至今年6月底,審計指出的問題資金已收繳各級財政19.54億元,歸還原資金渠道19.31億元,推動建立健全有關制度118項,有關部門已對119名責任人實施問責。

一、省級財政管理和決算草案審計情況

省級決算草案表明,2018年,省級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393.61億元,剔除置換債券和再融資債券(以下簡稱債券)668.98億元,同口徑較上年增長3.4%,為預算(指調整后預算,下同)的120.8%;決算支出5,250.83億元,剔除債券672.28億元,同口徑較上年增長3.1%,為預算的117.2%;結轉下年142.79億元。年末省級預算穩定調節基金余額129.41億元,較上年末增長18%。省級政府性基金收入1,129.11億元,剔除債券489.77億元,同口徑較上年增長123.6%,為預算的102.6%;決算支出1,114.26億元,剔除債券489.77億元,同口徑較上年增長147.2%,為預算的100.2%;年終結轉14.85億元。省級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14.15億元,較上年增長36.3%,為預算的266.9%;決算支出14.11億元,較上年增長59.5%,為預算的266.2%;結轉下年0.04億元。省級社會保險基金收入471.5億元,較上年增長31.7%,為預算的159.5%;支出414.08億元,較上年增長20%,為預算的109.8%;本年結余57.42億元,年末滾存結余563.36億元。決算草案編制總體符合預算法及相關規定,基本反映了預算執行結果。在財政管理和決算草案審計中,主要發現以下問題:

(一)預算編制不規范,存在漏編少編、調整預算不細化等問題

一是省財政未將連續結轉兩年以上的項目資金收回預算統籌安排,涉及117個單位239個項目7.09億元;未編列專項債務發行費預算,當年無預算支出9,092.73萬元。

二是省財政未將中央提前下達的“三供一業”分離移交補助資金5.1億元,編入省級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未將省財政廳及其他9家省直部門單位管理的35家企業,納入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管理范圍。

三是省級預算調整方案中,一般公共預算支出調增433億元、政府性基金預算支出調增340億元,未按功能分類科目細化到項。

(二)預算追加不科學,存在追加比率高、安排不合理等問題

一是省級財力性資金年中追加省直單位預算124.54億元,為年初預算的41.5%。年初預算安排的1057家單位中,有282家年中追加超過年初預算的50%,占比26.7%,其中61家年中追加超過年初預算。

二是一些已確定事項未編入年初預算,采取追加安排。如:省財政廳于201711月審定全省公務用車信息化管理平臺建設項目,但未列入年初預算,20186月通過追加預算安排297.17萬元。

(三)預算執行不到位,存在預算執行率低、資金下達不及時、對市縣轉移支付提前下達比例低等問題

一是省財政預算安排省直預算單位863.33億元,當年實際支出746.86億元,預算執行率為86.5%,其中49家單位預算執行率低于50%

二是省直單位有791家上年結余結轉140.8億元,年末繼續結余結轉46.78億元,占比33.2%,其中:39家單位上年結余結轉指標未使用,122家單位使用額不足50%

三是省財政未在6月底前下達上年結轉資金9.34億元,占上年結轉資金總額的61.8%,其中6,350.69萬元至年底仍未下達;未在6月底前下達處室代編資金99.87億元,占代編資金總額的23.3%;未在30日內轉發下達中央專款304.74億元,占中央專款總額的15.8%,其中12.08億元至年底仍未下達。

四是省級財力對市縣一般性轉移支付、專項轉移支付提前下達比例為79.76%13.46%,分別低于中央提前下達我省的比例5.61個百分點、36.41個百分點。

(四)財政管理不嚴格,存在公務卡結算制度執行不到位、賬戶清理不及時、支出安排不規范等問題

一是省級預算單位對公務卡強制結算項目,以現金方式支付1.61億元,占應以公務卡支付總額的12.5%,個別項目現金支付比例高達68.5%

二是省級預算單位銀行賬戶清理后,尚有122個賬戶未及時核銷,占應核銷賬戶數量的29.6%;世行貸款湖南生態家園富民工程等2個項目已實施完畢,設立的3個賬戶仍未銷戶。

三是省國資委未出臺細化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項目初審權限和標準的制度文件;在省輕鹽集團和省湘繡研究所2個項目未申報也未參加初審的情況下,安排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4200萬元。

(五)專項資金管理不到位,存在制度建設滯后、整合不徹底、分配不規范等問題

一是省財政安排高校“雙一流”建設專項資金15.82億元,沒有制定專項資金管理辦法;依據已失效的文化事業發展等6個專項資金管理辦法,安排專項資金8.78億元。

二是省工業和信息化廳等6個部門專項資金分配不規范,有的超范圍安排,有的重復安排,有的向本部門傾斜,涉及資金6,339.84萬元。

三是制造強省、科技發展計劃等10個專項資金,存在支持范圍交叉重疊、邊界不清晰的現象。

(六)決算草案編制不準確,存在少計收入、多列支出、科目或級次列示不當等問題

一是省財政將其他國有資源(資產)有償使用收入等,作為其他收入納入專戶管理,少計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129.35萬元;將應作收入的罰沒款1,173.75萬元,列入“其他應付款”。

二是省財政將預撥或提前下達的2019年鐵路建設專項資金等28.12億元,列入2018年支出;收回的特設專戶結余資金等16.98萬元,未沖減支出。

三是省財政將應列“機關資本性支出”的國家現代化產業園創建資金5700萬元、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信息應用平臺硬件建設資金1443萬元,分別列入“機關商品和服務支出”“其他商品和服務支出”。

四是省財政將35家省直單位的艱苦邊遠地區津貼新增補助資金和貧困地區轉移支付支出5億元,列為對市縣一般性轉移支付的“固定數額補助支出”“貧困地區轉移支付支出”。

二、省直部門預算執行審計情況

重點審計了省委黨校、省委黨史研究院(原省委黨史研究室)、省教育廳、省科技廳、省工業和信息化廳、省財政廳、省住房城鄉建設廳、省水利廳、省商務廳、省國資委、省市場監管局(包括原省工商局、原省質量技術監管局、原省食品藥品監管局、原省知識產權局)、省機關事務局、省地方金融監管局、省人防辦、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省文聯、省僑聯等17個部門。上述部門年度預算308.53億元,決算支出293.84億元;管理的專項資金547.3億元,已分解或轉發下達547.25億元。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

(一)預算編制不準確

一是多編或少編預算。6個部門多編或少編收入預算,涉及資金2,250.15萬元;7個部門多編支出預算,涉及資金3,209.88萬元。如:省機關事務局未將職工周轉房租金收入編入年初預算,涉及資金385.54萬元;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未按實有人數和公用經費定額標準編制預算,多編基本支出預算383.21萬元。

二是支出預算不科學。2個部門年初預算未統籌考慮上年支出和結余結轉情況。如:原省質量技術監管局所屬單位標準化項目上年結轉112.43萬元,當年安排預算225萬元,實際僅支出95.35萬元。

三是支出預算不細化。7個部門支出預算未細化到具體項目和單位,或經濟分類科目列示不準確、不具體,涉及資金1.36億元。如:原省食品藥品監管局納入年初部門預算的中央專款5355萬元,未細化到具體項目和單位;原省質量技術監管局系統財務項目資金3,554.36萬元,未按經濟科目分類細化。

(二)預算收入征管不到位

一是截留財政收入。7個部門截留非稅收入4.68億元。如:省機關事務局所屬省直公積金中心計提的城市廉租住房建設補充資金4.13億元,省科技廳所屬2個單位租金等收入308.33萬元,均未及時上交省財政。

二是收入征收不及時。7個部門預算收入征收不及時或不到位,涉及資金5.81億元。如:省水利廳應征未征市縣河道砂石資源有償使用省級分成收入5.38億元;省文聯應收未收門面租金31.73萬元。

三是收入征收不規范。省工業和信息化廳所屬省電子信息應用教育中心,以現金方式收取專業技術資格考試費78.54萬元。

(三)預算支出不合規

一是虛列支出。4個部門通過虛列支出、提取備用金等方式,套取財政資金308.82萬元、多付工程款35.1萬元。如:省商務廳所屬2個行管中心以提取備用金等名義從零余額賬戶提現292.93萬元,用于發放臨聘人員工資等;省人防辦工作人員虛報工程量,多付施工方工程款35.1萬元。

二是超預算或無預算支出。8個部門超預算或無預算列支購車費、維修費等441.75萬元。如:省水利廳機關后勤中心超預算支出維修費119.34萬元;省人防辦無預算列支車輛購置費113.72萬元。

三是擠占挪用。9個部門基本支出擠占項目支出,或項目之間相互擠占,涉及資金935.57萬元。如:原省食品藥品監管局所屬單位將儀器設備采購專項資金160.94萬元,用于檢測基地基本建設;原省委黨史研究室在項目支出中,列支公車維護費等84萬元。

(四)資金使用績效不佳

一是項目實施遲緩。11個部門項目實施緩慢,部分項目資金連年結轉,涉及資金4.39億元。如:省文聯安排省美術館等項目資金1.39億元,年末結轉1.23億元,占比88.1%;省委黨校黨性教育館項目上年結轉2000萬元,年末繼續結轉1,919.27萬元,占比96%

二是資金下達不及時。4個部門未及時下達中央和省級專項資金,涉及資金68.42億元。如:省水利廳未在規定時限內下達重大水利工程專項資金30.5億元,省教育廳未在規定時限內轉發下達中央專款13.2億元,分別占資金總額的87.9%7.9%

三是預算支出績效目標未完成。涉及2個部門。其中:原省委黨史研究室支出預算績效目標需完成29個專項征編和出版項目,有4個項目未完成,占比13.8%;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有9項課題未及時結題。

四是資金閑置。省機關事務局所屬省直公積金中心代管的省直住房資金余額6.37億元中,可用基金和增值收益2.65億元長期閑置。

(五)銀行賬戶及存量資金清理不到位

一是銀行賬戶開設過多,大量資金沉淀。17個部門實有資金賬戶167個,賬戶余額15.12億元,其中歷年結余資金6.19億元。如:省教育廳及其直屬單位開設實有資金賬戶19個,年末余額3.94億元,其中以前年度結余資金1.74億元;省工業和信息化廳及所屬單位開設實有資金賬戶20個,賬戶余額1.38億元,其中以前年度結余資金0.85億元。

二是違規設立或保留賬戶。3個部門未經批準設立或擅自保留賬戶12個,賬戶余額2,568.17萬元。如:省商務廳所屬省外貿職院未經批準,開立銀行賬戶9個,賬戶余額1,491.43萬元;省委黨校未經核準,開立銀行賬戶用于單位職工安置房建設,賬戶余額992.89萬元。

三是賬戶使用不合規。6個部門違規使用實有資金賬戶,涉及資金1,723.03萬元。有的將應上繳的資產有償使用收益,存入單位實有資金賬戶;有的在特設專戶中違規列支費用,或將資金轉存定期。如:原省工商局直接從特設專戶列支“三供一業”改造費452.09萬元;省科技廳所屬省科技信息研究所將特設專戶資金轉存定期,賬戶余額603.85萬元。

(六)政府采購不規范

一是政府采購預算不準確。涉及2個部門。其中:省商務廳年初政府采購預算有112.43萬元當年未采購,且年內調增政府采購預算825.18萬元,分別為年初預算的40.2%295%;原省質量技術監管局購買物業服務支出101.84萬元,未編政府采購預算。

二是指定采購或未定點采購。10個部門存在此類現象,涉及資金8,404.81萬元。如:原省知識產權局未經政府采購,直接委托省知識產權交易中心管理運作省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風險補償資金,涉及資金1300萬元;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6種叢書的印刷商為非定點采購單位,涉及資金27萬元。

三是規避公開招標或政府采購。2個部門存在此類現象,涉及資金1,153.5萬元。其中:省科技廳將應公開招標的3個政府購買服務項目,按實施年度拆分,并分別簽訂合同,涉及資金350萬元;省商務廳將應實施政府采購的工程和服務項目,肢解后自行采購,涉及資金803.5萬元。

四是涉嫌串標或高價采購。涉及2個部門。其中:原省委黨史研究室《湖湘紅色基因文庫》編纂出版采購項目中,3家單位投標文件出現相同錯誤,涉嫌串標;原省工商局以競爭性磋商方式采購機關照明節能改造服務項目,抽查6種商品的結算價較同型號商品市場價高30.05萬元。

(七)資產管理不合規

一是資產不實。13個部門存在此類現象,涉及土地房屋面積22.76萬平方米、資金6.33億元。如:原省工商局部分已處置的房產等未及時銷賬,多計資產4,447.48萬元;省委黨校公房及店鋪1.88萬平方米,未計入固定資產。

二是未辦理竣工決算或產權登記。5個部門存在此類現象,涉及土地房屋面積6.69萬平方米、金額5.38億元。如:原省食品藥品監管局所屬職業學院新校區等建設項目,未及時辦理竣工決算,涉及資產4.2億元;省人防辦3宗房產土地未辦理權證,涉及房產0.96萬平方米、土地3.13萬平方米。

三是資產配置或處置不當。10個部門存在此類現象,有的超標準配置,有的處置程序倒置,有的閑置,部分造成國有資產流失或損失浪費。如:省工業和信息化廳所屬冶金行管中心轉讓煒湘投資公司股份時,人為調整公司資產和負債,導致少計股權轉讓收益343.71萬元;原省質量技術監管局2011年開始籌建省標準創新與推廣中心基地,已投入購地款及前期費用等1.14億元,所購481.57畝土地一直閑置。

四是轉移資產。省工業和信息化廳所屬建材行管中心,以專項資金410萬元購置房產,產權轉至省建筑材料工業協會,該協會出租房產累計收取租金124.88萬元。

(八)財務管理不嚴格

一是年終決算不準確。4個部門存在多計或少計決算收支、賬表支出不一致等問題。如:省教育廳所屬省語言文字培訓測試中心,直接在往來科目中核算語言資源保護工程等項目收入286.4萬元、支出233.3萬元;原省知識產權局收回代墊的水電費10.27萬元,未沖減支出。

二是“三公”經費管控不嚴。涉及2個部門。其中:省商務廳無公函列支公務接待72批次、32.18萬元,分別占比59.5%77.52%;省人防辦公車加油卡未統一管理,存在外地加油地點與派車記錄不符等現象。

三是往來款未及時清理。涉及9個部門、資金7,366.53萬元。如:省商務廳及所屬2個職院,有三年以上應收賬款4,079.87萬元未及時清理;省住房城鄉建設廳以前年度從特設專戶出借或墊付款項35.82萬元,未清理收回。

四是內控制度不健全或執行不力。15個部門存在此類現象。如:省委黨校采購的集中輪訓教材14.18萬元,無教材驗收及出入庫記錄;省水利廳所屬省水利水電研究院2名出納長期未記現金和銀行存款日記賬,財務負責人對付款等關鍵環節控制不嚴。

五是會計核算不規范。2個部門存在此類現象。其中:省國資委持有中聯重科股票12.53億股(2019327日市值55.52億元),及其證券交易戶和銀行賬戶余額16.14萬元,均未納入法定賬套核算;省僑聯將上級下撥經費在機關工會賬核算,當年收入10萬元、支出130.16萬元,年末累計結余56.27萬元。

(九)其他問題

一是政策制度執行不夠嚴格。涉及10個部門。如:省科技廳牽頭實施的“100個重大科技創新項目”,未按要求委托第三方開展績效評估;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對融資擔保公司監測管理系統出現的106條有效預警信息未及時處理,涉及公司75家,占所監管公司數的36.9%

二是依托部門職能收費或牟利。4個部門單位或所管理的協會學會依托管理職能違規收費428.89萬元。如:原省工商局所屬省經紀人協會違規收取培訓費88.94萬元;省住房城鄉建設廳將綠色建筑評價標識工作交由省建設科技與節能協會承擔,由協會對外收取服務及咨詢費97.31萬元。

三是政企政資分離不徹底。3個部門投資興辦企業或經濟實體,有的虧損嚴重,有的已成僵尸企業未清理。如:原省知識產權局自行同意所屬信息服務中心出資200萬元,入股湖南省知識產權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占股20%;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所屬單位出資357.28萬元,以14.8%的比例參股湖南省數字認證服務中心有限公司,該公司已累計虧損1,984.72萬元。

三、重點專項審計情況

(一)政府性債務審計

重點對岳陽等8個市本級、汨羅等8個縣市區截至20186月底政府債務和隱性債務情況進行了審計。各市縣認真貫徹落實省委、省政府決策部署,采取有力措施防范和化解政府性債務風險,取得較好成效。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一是違規舉債。8個市縣通過不規范的PPP或政府購買服務項目、不規范的土地抵押舉債127.62億元;5個市縣以醫院、學校等企事業單位名義舉債,或將市政道路等公益性資產抵押變相舉債16.72億元。二是少計或多計政府性債務。12個市縣因債務類型認定不準確、更新不及時或外債轉貸未納入債務系統等原因少計政府債務;16個市縣因債務類型認定不準確、支出責任填報口徑變化、重報或漏報等原因多計政府隱性債務。三是債務資金管理不規范。7個市縣將49.8億元新增和置換債券資金閑置在財政或項目單位;3個市縣將3.72億元新增債券用于城市環境清掃等日常性支出;1個市未按要求將1.3億元置換債券資金置換存量債務。四是債務風險管控不夠穩妥。8個市縣未與金融機構充分溝通,單方面撤銷政府承諾函;15個市縣短期償債壓力較大,有的近3年需償還債務超過當前債務總額的45%10個市縣其他需要關注類債務對應的項目收益低、資產難變現,存在債務風險。

針對上述問題,審計提出了全面摸清政府債務和隱性債務存量、守住不發生債務風險底線、加強債務監管和違規舉債清理等建議。

(二)扶貧審計

重點對隆回等8個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市開展了審計。20172018年,8個縣市投入扶貧資金173.81億元,實施扶貧項目2.47萬個,脫貧45.61萬人,貧困村退出905個,精準扶貧和精準脫貧工作取得明顯成效。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一是部分縣市落實扶貧政策不精準。桑植等4個縣市部分產業扶貧項目論證不充分,與貧困戶利益聯結不緊密;慈利等6個縣市少發放貧困學生教育資助金或少減免學費144.8萬元;隆回等4個縣市少發放貧困戶醫療救助資金186.4萬元;新化等5個縣市向非建檔立卡戶發放扶貧小額信用貸款,或將貸款用于非特色產業支出。二是部分縣市扶貧資金使用不合規。新邵等5個縣市通過多報工程量、虛開發票等方式,虛報冒領扶貧資金159.63萬元;龍山等7個縣市違規使用扶貧資金1.62億元;慈利等8個縣市超范圍、超標準或重復發放扶貧資金230.83萬元;漣源等3個縣市閑置扶貧資金3.01億元。三是部分縣市扶貧項目管理不規范。新化等2個縣市部分項目未按規定公開招投標;桑植等3個縣市部分項目建設管理不規范,有的由村干部親屬承接本村工程項目。四是部分縣市易地扶貧搬遷項目未按要求落實到位。龍山等5個縣市易地扶貧搬遷實施進度緩慢或建設標準不符合要求;隆回等4個縣市舊房拆除、土地復墾未到位;新邵等3個縣市易地扶貧搬遷后續幫扶工作進展緩慢或效果不佳。

針對上述問題,審計提出了嚴格落實各項扶貧政策、健全穩定脫貧長效機制、加強對扶貧資金和扶貧項目管理等建議。

(三)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保護審計

重點對沅陵等15個縣區自然資源和生態環境保護情況開展了審計。近3年,15個縣區整頓關停不達標企業600多家,查處生態環境違法違規案件1000多起;2017年,15個縣區投入生態環境建設資金21.8億元,較2015年增加27.7%。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一是自然資源資產管理不到位。永順等12個縣區有2,084.31公頃耕地被占用或拋荒;麻陽等8個縣區違規占用林地638.03公頃;15個縣區存在土地閑置、批而未供、未批先建等現象,涉及土地1,329.22公頃。二是環境整治不達標。平江等6個縣區有61個鄉鎮污水處理廠未建成;沅陵等13個縣區有476.01公頃礦山地質環境恢復治理不到位;婁底市婁星區等8個縣區畜禽退養任務未完成;懷化市鶴城區等5個縣區油氣回收治理及地下油罐防滲改造項目未落實。三是資金管理不合規。保靖等7個縣區擠占挪用退耕還林等專項資金3,199.66萬元;城步等3個縣區少收水土保持費780.22萬元;古丈等11個縣區閑置生態環境保護專項資金4.63億元。四是職能部門履職不到位。洞口等9個縣區國土、林業等職能部門對違法占地、越界開采等行為處理不到位;新寧等12個縣區對企業或污染治理項目的環保管控不力;安仁等15個縣區存在自然資源論證或審批不規范的現象,有的建設項目未開展環境影響評價,有的建設項目違規在水源保護區內設置排污口。

針對上述問題,審計提出了加強自然資源管理、完善相關治理與保護制度、規范專項資金管理、扎實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等建議。

(四)穩增長等重大政策落實情況審計

重點對部分市縣落實穩增長等重大政策措施情況實施了跟蹤審計。各市縣積極貫徹中央和省委、省政府重大決策部署,扎實推進各項改革發展工作,落實情況總體較好。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一是落實“放管服”改革和減稅降費還有差距。洞口等8個縣市違規向企業或個人收費796.82萬元;寧鄉等2個縣市在建設項目招投標環節設置不合理的限制條件,影響企業公平競爭;衡山等3個縣市的部門所屬企業,依托行政職能承攬業務牟利。二是清理拖欠民營企業賬款不夠到位。芷江等6個市縣的政府部門和事業單位,拖欠民營企業賬款2.16億元;張家界市永定區等6個市縣的10家平臺公司,拖欠民營企業工程款2.93億元;新邵等3個市縣清理拖欠民營企業賬款工作滯后。三是惠農補貼“一卡通”管理有待加強。新化等4個縣市部分惠農補貼資金未通過“一卡通”發放;龍山等5個縣市虛報冒領或騙取套取惠農補貼資金199.78萬元;漣源等5個縣市惠農補貼資金滯留財政3,876.25萬元。四是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不夠到位。邵陽等9個市縣有30個產業項目進展緩慢,涉及投資208.36億元,其中6個項目未開工、11個項目已停工;桂陽等2個縣區滯留滯撥“制造強省”等產業專項資金,涉及68家企業1,003.89萬元;湘潭等6個市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依然突出,有的金融機構對企業融資收取高息。五是財政收入尚未做實。永州等4個市縣將土地出讓收入作為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或將存量資金作為非稅收入繳庫,虛增財政收入8.6億元;婁底等15個市縣少繳或違規減免財政收入18.05億元。

針對上述問題,審計提出了加大對實體經濟發展的扶持力度、全面清理涉企收費及拖欠民營企業賬款、提升財政收入質量、加強“一卡通”資金管理等建議。

(五)保障性安居工程審計

重點對株洲等5個市保障性安居工程資金投入和使用績效實施了審計。2018年,5個市籌集保障性安居工程資金627.15億元,包括財政資金131.75億元、銀行貸款等融資495.4億元;開工11.37萬套,基本建成12.29萬套,分別為年度目標的97.68%107.9%。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一是部分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任務未完成。新田等8個市縣棚戶區改造少開工建設4614套,占8個市縣任務總數的17.9%;茶陵縣虛報保障性安居工程完成量,虛報棚改房827套、公租房165套。二是保障性安居工程資金管理不到位。衡南等7個市縣閑置保障性安居工程資金1.92億元,有的閑置時間超過2年;桃源等2個縣擠占保障性安居工程資金45.3萬元,用于其他項目建設。三是保障性住房分配和使用不合規。湘潭市雨湖區等21個市縣3211套公租房未及時分配,空置時間超過1年;道縣等18個市縣308戶保障對象,隱瞞家庭收入等信息,騙取保障性住房154套、住房貨幣補貼416.67萬元;茶陵等19個市縣590套保障性住房,被鄉鎮等單位用作辦公、經營性用房等。

針對上述問題,審計提出了全面摸清各類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情況、規范項目建設和資金管理、合理分配處置保障性住房等建議。

(六)省屬國有企業審計

重點對5家省屬國有企業運營情況實施了審計。2018年末,5家企業資產總額5,876.17億元、負債總額4,077.83億元、凈資產1,798.34億元,資產負債率69.4%。審計發現的主要問題:一是部分企業內控薄弱,風險管控不力。如:高速公路集團所屬2家公司違規擔保并承擔連帶責任,被封存劃走資金2.59億元;水利投資公司為私營房地產企業違規擔保1.6億元;軌道交通集團等3家企業基建和服務采購項目未按規定招投標,涉及資金1.24億元。二是部分企業“瘦身健體”推進不徹底。如:高速公路集團法人層級5級,所屬經營公司58家未整合;財信金控集團所屬57家法人單位中,尚有“僵尸企業”4家、已停業整頓的企業21家;水利投資公司所屬企業“三供一業”及社會職能分離移交不徹底。三是資產及收益管理不到位。如:5家企業閑置土地3,215.45畝、房屋1.73萬平方米,最長閑置時間達11年;現代投資公司等3家企業違規減免高速公路通行費583.33萬元;高速公路集團未收回36個服務區經營權轉讓款2.5億元。四是部分企業落實作風建設和廉潔從業規定仍有差距。如:高速公路集團及所屬公司未按規定封存處置車輛192臺;現代投資公司、水利投資公司違規發放獎金福利400.12萬元。

針對上述問題,審計提出了聚焦主業、加強風險管控,推進企業改革、嚴肅財經法紀等建議。

四、審計整改及案件線索移送情況

審計指出問題后,相關責任單位高度重視,積極整改。省級財政管理和部門預算執行審計發現的問題,能立行立改的已得到有效整改,其余問題正在整改之中;政府性債務審計、扶貧審計等6個專項審計發現的問題,大部分已整改到位。至20196月底,相關責任單位加大追繳力度、運用司法手段,收繳違規資金42.72億元;通過將閑置資金統籌、重新整合安排,促進盤活資金8.42億元;通過追回違規支付資金、退還被擠占專款,歸還原資金渠道21.82億元;加大項目推進力度,加快資金調度,撥付滯撥資金6.18億元;修訂出臺制度辦法65項,促進資金項目管理的規范化和制度化。一年來,省審計廳共移送違規招投標、騙取財政資金等方面的案件線索38起,其中移送紀檢監察機關26起、移送司法機關7起、移送主管部門5起。

五、加強財政管理的意見

(一)嚴格財政預算管理,完善全口徑預算。一是將政府性收支全部納入預算管理,深入推動四部預算全面覆蓋,健全全口徑預算管理體系。二是進一步提升預算編制科學化、規范化、精細化水平,提高年初預算到位率,強化預算剛性約束,嚴格預算執行。三是嚴格落實中央減稅降費政策,完善收入征管制度,確保應減盡減、應征盡征,努力提高財政收入質量。

(二)深化財稅領域改革,提升公共資金績效。一是加大專項資金整合力度,推動部門內部和跨部門的深度整合,做到政策目標一致、資金投向協調。二是繼續清理整頓預算單位銀行賬戶,重新審核單位特設專戶,規范銀行賬戶的使用,盤活沉淀的存量資金。三是全面實施財政預算績效管理,建立健全績效評價體系,切實推進財政提質增效。

(三)優化財政資源配置,全力打好三大攻堅戰。一是嚴格落實中央和省委防范化解政府性債務風險系列舉措,積極穩妥化解政府隱性債務,牢牢守住不發生區域性風險底線。二是嚴格對標脫貧攻堅政策要求,推動精準扶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提高扶貧資金使用績效。三是持續加強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強化規劃約束和生態空間管控,著力打好藍天碧水凈土保衛戰。

(四)壓實審計整改責任,構建整改長效機制。一是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審計整改工作的重要批示精神,更好地發揮審計“治已病、防未病”的作用,推動審計整改工作制度化、長效化。二是強化被審計單位履行整改的主體責任,以及主管部門的監督指導責任,確保審計查出問題整改“見底清零”。三是加強對審計整改工作的跟蹤檢查,年底向省人大常委會專題報告整改情況。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書長、各位委員:

我們將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認真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以及中央審計委員會第一次、第二次會議精神,在省委、省政府的堅強領導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依法履行審計監督職責,為決勝我省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加快建設富饒美麗幸福新湖南而努力奮斗!


JBO JBO官网| 竞博88| 竞博体育| JBO.Club| 竞博官网| 竞博| JBO|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JBO官网| JBO.Club| 竞博官网|